小区疫时封闭后:生活变了,但仍在继续  

  6月16日,由于邻近的天陶红莲菜市场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当天凌晨2时起,广外街道7个社区的小区暂时封闭。门里门外,生活变了,但仍在继续。

△6月16日,京铁和园小区,社区居民排队等待核酸检测。
△6月20日,西城区乐城社区,隔着小区栏杆可以看到天陶红莲菜市场。
△6月20日,西城区乐城社区,隔着小区栏杆,快递员为居民寻找快递。

  居民

  难得的陪伴时光

  三四百平米的小广场成了孩子们的乐园,遛仓鼠的、玩滑板的、打篮球的……家长们站在一边,有的拿着电蚊拍赶蚊子,有的拿着花露水,时不时给孩子手脚喷两下。

△6月20日,西城区乐城社区,家长牵着小朋友在小区内跑步锻炼。

  △6月20日,戴着口罩练球的男孩。封闭的小区少了车来车往,路上也能成为运动场。

△6月20日,小区里的滑板少年。
△6月20日,45岁的安先生和孩子们玩耍。
△6月20日,一位小朋友给宠物仓鼠放风时吸引了小区里的其他孩子围观。

  安国军的女儿抱着爸爸的手臂将自己吊起来,然后便去追逐小仓鼠。上不了班了,安国军的生活变得异常简单,在家做家务、带孩子,有时一天要遛几趟娃,平时,他没有这么多时间陪女儿。

  “正好趁这个机会歇歇。”他说,“病毒,一直都存在嘛。来了就面对,怕也没用。”

  刘勇和刘丽则在等待第一个孩子的出生。

  这是一个“疫情宝宝”,年初时怀上,还没出生,已经经历了北京两轮疫情。

△6月20日,刘勇和刘丽手拉手散步。

  小区封闭后,两人都不用早起打卡上班了,在家也要工作,但灵活得多,陪伴彼此的时间也更长了。

  这是一段难得的24小时相伴时光。

  每当太阳落山后,两个人就会出来遛弯儿。以前是去护城河旁遛,现在是绕着小区遛,时停时走,一天要遛上七八圈。

  “解封了之后,想出去透透气,逛商场,逛公园。”刘勇笑道,“虽然没啥不方便,总归有些憋嘛!”

△6月20日,身穿情侣衫的夫妻。
△6月20日,手拉手在小区散步的夫妻。

  83岁的高荣刚刚等到了养老院的床位,疫情一来,她的独居生活又要持续一段时间,但开进小区的菜车、送上门的药品,让她感到“很知足了”。

  △6月20日,居民隔着小区栏杆领取快递。小区封闭后,快递员不能进入小区,小区围栏成为快递的交接点。

△6月20日,两位女士做好防护后,结伴领取快递。

  △6月20日,小区日用品临时售卖区,居民伸胳膊放松。小区封闭后,社区协调了蔬菜水果以及生活用品供货渠道,在小区公共空间设立临时售卖区,居民排队买各种物资。当天,就有两辆货车运载蔬菜水果抵达乐城社区。

△6月20日,小区日用品临时售卖区,居民购买蔬菜水果。
△6月20日,小区日用品临时售卖区,居民排队购买生活所需。

  社区工作者

  “做梦的时间都没有”

  在这个特殊时期,社区承担了更重的工作。下午四点,王志平拎回两大袋子药,进了社区办公区,来不及喝口水,就开始挨个给居民打电话,通知来取药。有些年纪大,腿脚不方便的居民,她会亲自送药上门。

  △6月20日,社区服务站,一位居民的药用完了,前来求助社工。工作人员记录下药物名称,派专人外出购买。

△6月20日,社区服务站内,王志平打电话通知居民来取药。
△6月20日,王志平为居民郝女士送药。

  她的手里攥着一张表,上面记录了11个老人的姓名、联系方式、用药需求。这些老人中,年龄最大的超过九十岁,基本不会用手机,无法网购,加上医保问题,只能求助于社区。

  一个下午,她跑了四个地方,从太平桥,到小红庙、白纸坊。这一回还算顺利。上一次,一位居民的药社区没有,她就去了广外医院,但因为来自封闭小区,被拦在外面。她向社区反映了情况,想办法联系上一位大夫,拜托大夫拿了卡、带了药、对了药剂量,前后花了一两个小时。

  社区新增的任务,除了帮老人买药,还有核酸检测。

△6月20日,社区服务站,95后街道下沉干部王燕(中)在进行居民核酸检测信息统计录入工作。

  王燕是街道下沉干部,小区封闭前一天,接到了前来支援的通知。社区核酸检测的范围两次扩大,一开始是接触过风险地区的居民,后来扩大到全部居民,她要帮着做登记、去现场维持秩序,还要收集相关信息,做成电子文档。

  △6月20日,社区服务站内,社工整理居民核酸检测数据。由于需要统计整理的数据量极大,社工人力吃紧,很多居民主动报名成为志愿者,和社工一起承担社区工作,保障社区的正常运转。

△6月20日,社区服务站内,尚未开学的大学生缪雨瞳在整理居民核酸检测数据。

  “平时基层工作就挺忙的,但这么忙还是头一次,有一天凌晨两点半睡、清晨四点半起,连做梦的时间都没有。”王燕说。

△6月20日,西城区乐城社区,居民买完生活必需品,边走路边聊天回家。

  注:文中刘勇、刘丽、安国军均为化名

  摄影 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文字 新京报记者戴轩

  责编 白蕊 图编 陈婉婷 校对 陈荻雁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何中夫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